杂。/一个主博客/头像感谢川爸
才能是xjb乱画
我有十万种画风你要试试看吗?

 

一个想了很久的中二脑洞【BH6】

多吃糖少挨刀:

火灾前Hiro因故跑进Showcase然后去世了,Tadashi极度抑郁消沉,直到发现Hiro衣服里的microbot,组织了Big Hero 6击败了丧心病狂的Callaghan。在之后的一次与有组织犯罪团伙的战斗中,Tadashi发现一个逃走的歹徒竟然是Hiro(插入大量Hiro玩枪玩得特别转的特工技能描写)。Tadashi痴痴地看着Hiro和同伙在车上离开,Hiro用手比了个枪的姿势朝他比了一下。


众人皆劝Tadashi他看错了,Tadashi坚持那就是Hiro。另一边,原来火灾时,Callaghan动了恻隐之心,用microbots卷起Hiro抛(尸)到了San Fransokyo海边。Hiro被一伙正逃避海岸警卫队的偷渡犯罪团伙发现,领回家苏醒后失忆,加入了他们的组织。又一次犯罪行动中,BH6和Hiro的团伙又相遇了,Tadashi和Hiro贴身肉搏,终于完全确定是Hiro,但却震惊于Hiro为什么不认识自己(一愣就被揍好多拳)。Tadashi当然舍不得打Hiro啦,便很容易就被他逼到墙角,拿着枪指着头。


"You wanna play cool, motherfucker? This is how you die." Hiro said.


"Then go ahead and put the bullet in me."


"No lastwords smart ass?"


Tadashi just leaned back against the wall, pressing down to the ground before he raised his eyes to Hiro. The crystal almonds were full of concerned but not lacking love, shining with the irresistable bittersweet of reunion and departure.


然后Hiro就不知怎么地按不下手里的扳机……他盯着Tadashi很久,垂下枪,转身说,"you owe me one."便缓缓离开了。


BH6现在终于被convinced那个人就是Hiro,Baymax说它检测到Hiro有严重的脑部损伤。这天之后,Tadashi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了很久,终于在日落之后止不住地哭起来,哭了很久。


但他们又一次在战场上相遇,之后,Hiro的犯罪团伙策划抢劫SF downtown的联储金库。然后BH6再次出动,Tadashi根本就顾不上其他罪犯,无时不在寻找Hiro。因为是Fed的金库嘛,所以警察偶尔还是会出动的(……)。由于BH6本身就是地下组织,政府早就心存芥蒂。双方僵持不下,距离股票开市只有几个小时,由于Fed在金融体系里太过重要,警方决定武力强攻。政府疏散了整个downtown,封锁了京门大桥以及所有交通,大火力强上,根本不顾里面还有BH6以及犯罪嫌疑人的性命。(插入电视直播画面,专家说是警方要灭口的阴谋论……)


强攻中BH6和犯罪团伙都成了受害者,只好躲在建筑中,无法抵抗警方的枪林弹雨。一颗手榴弹袭来,Tadashi大喊一声危险便扑倒了暴露在range里的Hiro。然后Tadashi便昏迷了。


醒来后他发现置身一个教堂chapel里面,这是Hiro他们犯罪团伙的base。原来这个团伙是个半宗教团伙,老大也是神父,历史上曾是教廷的秘密组织,后来随着教权解体,便慢慢从官方淡出了,最早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Raffaello(他们说你就信?我编的我都不信。)


Hiro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Tadashi救回来。他完全可以让他死在那,或者等他队友去救他。但处于他自己也说不清的impulse他把他救回来了。Hiro很苦恼,他觉得这个人似乎和他已经消失的过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然后接下来Tadashi如果离开这里还没想好……总之Hiro没杀他。这个团伙也没杀他。在这次和Hiro重逢后,又是各种各样的任务,BH6和犯罪团伙的交锋。但每次行动中Tadashi都会不顾一切地去和Hiro说话,去试图保护Hiro,似乎拯救世界也不重要了,打击犯罪也不重要了。他一直在试图把Hiro拉回到正途。


Hiro十分愤怒,他觉得这个毫无瓜葛的人一直在试图阻碍他,对他的忍耐也越来越到极限。


又是一天晚上,BH6突然收到情报,这个犯罪组织又要在码头集结,估计又是一票大的行动。不过正好不巧其他BH5都各种各样的紧急情况中无法出动,大家也劝Tadashi不要鲁莽冒险,交给警方,但Tadashi决定单刀赴会。他放不下Hiro。


到了码头现场,发现果然这个神权团伙已经集结了,Tadashi 1挑10,很好。但似乎对方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集结,只是被召集来而已。气氛正紧张的时候,Hiro开口了


"It's me who called you all in today."


"What for?"


"I decided to quit."


所有人都惊呆了。Tadashi也是。然后就是一片混乱,但Father平息了众人,他上前轻轻抚了抚Hiro的头,说让他走罢。(为什么要用“罢”?因为这是严肃文学666)


Hiro吻了Father的戒指后向众人告别,转身离开了。只有Tadashi追了上去,两人走出了码头。


"Don't follow me. I didn't do it for you. Go eat your ego."


然后又是一番打(tiao)斗(qing)。不过Hiro的犯罪生涯也暂时告一段落了。


你们以为这就是剧情?错!这只是背景!背景啊!虽然很长但这并不是我想写的内容!所以才是中二大脑洞啊!


重点想表现的其实是接下来Hiro deals with his conflicting identity的过程。


比如Hiro如何找房子落脚,如果找工作,如果在没有犯罪收入那种来得容易的钱的情况下养活自己。基本上就是个前黑道大哥为了妻儿从良的故事。


设想是Hiro有同时打两份工,一份在一家星巴克打工,另一份晚上在一家酒吧当酒保。这样才能勉强糊口。Tadashi到是很心疼,但始终没有办法让Hiro想起以前的事。在他又一次近乎强迫Hiro跟自己回家后,Hiro终于崩溃了。


"Tadashi Hamada what the fuck do you want from me? I already lost a life, and then I gave up a life for you. That was everything I had left and isn't that enough for you? Why the fuck do you keep pushing me? I can't do this anymore... I'd given up all I have... I just want something, just want a life... And why do you keep making me giving it up..." He screamed hysterically.


Tadashi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之后Hiro便答应多和他一起去以前的地方,甚至和他一起去他的实验室。Tadashi对此很高兴。但是none of these makes sense... Hiro仍然对所有事都想不起来,虽然他还是会强迫自己跟Tadashi一起去寻找回忆,但他很痛苦。这些事情完全无效,他什么都想不起来,每一次Tadashi兴冲冲来找他说我们今天又可以去哪儿他只能更增加内心的痛苦一分。


这里我想塑造的Hiro形象其实是一个比较submissive的人物。他有自己的矛盾和挣扎,但他没有办法去抗拒他人。Tadashi想让他退出犯罪组织,他就退了;Tadashi想让他和他一起去找记忆,他就去了。但这一切的结果是他在不断割舍和放弃自己有的东西去配合他人,他从中得不到新的回报,因此这种self conflicting的建构只能给他带来无尽的痛苦。到这种disorder到了爆发的时候,就是他崩溃的时候。


Tadashi当然也注意到他的痛苦啦。但他又能做什么呢。


他都有想过放手了。爱他就让他幸福。(32个赞)


他最后决定还是带Hiro去实验室看看,就像他曾经第一次去一样。他给他介绍了GoGo和她的自行车,Wasabi的激光等离子,Honey Lemon的化学反应,和Fred,还有Baymax(战斗形态Hiro早就见过了)。"You have a chronical brain damage. This may induce core memory loss." Baymax said.


"That's really helpful, Baymax."


最后的最后,Tadashi说要给Hiro展示一样东西。也是他们走到实验室中间,Tadashi拿起一个环形的东西,往头上一戴,突然间四周传来一阵喧闹,无数个microbots从四面八方袭来。Tadashi正很高兴地准备给Hiro演示他曾经的发明,但Hiro脸色惨白,瞳孔放大,浑身剧烈发抖。Tadashi没注意到Hiro的异常,准备让microbots去举起Hiro,但Hiro被吓得彻底崩溃了,四处逃跑,撞翻了实验室各种东西。Tadashi注意到情况,准备收回microbots,但Hiro看到microbots往Tadashi跑,以为是要攻击Tadashi,便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挡在microbots前面,直面剧烈的冲击,被撞飞在地上,又昏倒了。


然后就又进了医院。


至于之后的情况……这个脑洞实在太大,我脑补了好久也只想到这么多,之后的还没想好……但重点是!Don Hall不是信誓旦旦地说这是一个deal with loss的故事嘛,那就deal给你看啊……另外,至于写不写还真没想好,YY是一回事,动笔写就是另一回事了……

评论
热度(30)
  1. 遊走惑星多吃糖少挨刀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遊走惑星 | Powered by LOFTER